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宽街窄巷总相宜(2008年11月19日)  

2008-11-19 12:24:17|  分类: 随便说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这次出差事情不多,好几次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。

成都街头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茶肆,藤编的椅子沿街散落,间或几个人靠坐着,神情之间没有突出的兴奋,没有显眼的失落,有的只是茶一样的清淡和闲适。

成都以“巷”命名的街道很多,宽的十几米,窄的几米。巷子两侧的行道树往往比大街上的要多、要大。偶尔边上露出一个缺口,往里看,又见一条更窄的小巷,专注一下那些门楣,屋顶,还有巷子里闲谈的人,你会觉得周围的车水马龙似乎消失了,仿佛时光倒流,回到从前。

都说宽窄巷子不错,17号那天,我决定去看看。

宽巷子走完,再走窄巷子,最后走进了紧邻的井巷子。

井巷子里人很少,甚至在秋风映衬下,显得有些冷清。巷子一侧有一面墙,融合了摄影、雕塑等艺术手法做成,比较有特点。但是,最终吸引我目光的是那一段一段的砖墙。墙是用汉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等历代的古砖,采用相应时期的样式和工艺砌成,墙体长不超过百米,却跨越数千年,时空在这里纵横交错,足够品味。

井巷子里商铺不多,路过一家叫味典的小吃城,看里面装饰,似乎比不上隔壁的宽巷子和窄巷子精致,门口立了一个招牌,白纸红字,写着10来个小吃的名称,感觉简单到有一点简陋。一看,有三大炮,于是就走了进去。

下午3点过,不是吃饭时间,右侧厅里就两桌客人,很安静。一桌是一个60来岁的老妇人和一个30多岁的男子,面对面坐着。另一桌看上去该是夫妻了,并排坐着,相貌平平。女的30岁上下,一只手拿着手机低声通话,一只手拿着纸巾不断地在擦眼泪,几乎听不到女人的哭声,只有一眼就能看到的悲伤。男人已经发福了,显得比较胖,他把右手搭在女人的肩上,微微低着头,默默听着。

经过两桌人中间的过道,我选在后面靠窗的角落坐下,抬眼就能看到老妇人和那对夫妻的背影。

老妇人头发花白,身形比较瘦削,对面的男子一边吃,一边和她小声聊两句,两个人感觉就像是坐在自己家的餐桌旁一样,轻松,随意。从飘过来的零星对话知道,他们是母子。

我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了那对夫妻身上。女人一直在打电话擦眼泪,男人偶尔轻轻拍一下女人的肩,或者抚一抚她的背,手指疼惜般划过她扎起的马尾,然后,肩膀不易察觉地起伏一下,缓缓地叹出一口气。

女人打完电话,像是走过了一段长长的路,身体疲惫地往椅背上靠了靠,又往前趴在了餐桌上。男人挨近女人耳边小声说着。一会儿,女人抬起头,又用纸巾擦了擦眼睛,似乎和男人说了几句什么。

他们该是很普通的吧,女人的头发用橡皮筋扎着,没有发夹、头花,男人穿了件棕色休闲西装,女人是一件绿色外套,都很整洁,也都略微有点泛旧。

只点了一个三大炮,很久没吃到了,还真想。三大炮一如既往地甜,只不过,里面好像有一些原来没有尝过的味道。

当我离开时,母亲和儿子,丈夫和妻子还坐在那儿。直到离开,我仍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想什么,有什么喜悦,为什么悲伤。但彼时彼刻,“知道”似乎显得不是那么地需要和迫切了。

走出井巷子,又回头望了望宽窄巷子,心想:原来,宽窄巷子也在井巷子里,看宽窄巷子不一定非得到宽窄巷子的。

转过身,我汇入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潮,走进一条又一条宽街窄巷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