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待续……(2008年12月7日,第一章,共10段,文前括弧内为该段作者)  

2008-12-07 22:24:49|  分类: 真情故事润书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徒儿天性活泼,爱玩游戏,于是,回应她的建议,出这么一个游戏题目——《待续……》

这是一个开放式的故事,没有明确的作者,所有人都可以根据别人的前言写自己的后语;没有固定的构思,谁先写谁做主,尽情展开自己喜欢的情节;没有唯一的文体,诗词文赋、议论说明,你愿意怎样就怎样;没有不变的文风,古典、现代、浪漫、魔幻、后现代、超现实,见招拆招,兼容并包;没有限定的字数,一句话不少,一万字不多,顺其自然。

要说游戏规则,只有一个,那就是每个人写的最后一句话只能是半句话,每个人写的第一句话要首先说完前面这半句话。如果我们最后都只说半句话,那么这个故事可以永远没有结局,永远待续。好吧,那我就先开始了。

 

(文戈)  故事的开始是在一个冬季。

夜,沉沉地,覆在冰凉的空气中。窗外,隐约传来了清洁工“唰唰”的扫地声,还有些迷蒙难辨的“滴答”声,不知道是不是雨。

有一些战栗瑟缩的光渗了进来,衬出了晨的软弱。夜该离去了,但周围似乎变得更冷,更黑了。

他微微挪了一下头,缓缓地动了动蜷缩一晚的身体,喉咙里含混不清地哼了一声。他的手动了一下,不经意触到一块东西。是手机。他轻轻地攥住它,大拇指摸索到那个关闭键。

“我知道,你快要吵我了。”他恨恨地往被窝里又缩了缩,又好像是要躲掉脑海里盘旋的这句话似的。

“但是,我会让你闭嘴的。”全身上下,只有大拇指警觉地醒着。

手机闹铃无可避免地想起来,在静寂的清晨如同惊悚、尖锐的警报。拇指一摁,警报解除。但是,他的大脑已经比眼睛先醒过来了,呼吸也已经无法安稳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睁开眼睛,稍微迟疑了一下,趁着思维停顿的一刹那掀开被子,坐起来。

他眯缝着眼,趿拉着鞋,晃进卫生间,打开灯,走到盥洗台前,猛然,他惊异地发现……(待续)

 

(michelle)他惊异地发现镜子里有个人影......

 

(清心如水)他惊异地发现镜子里有个人影正面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 他动,镜子里的她也动;他笑,镜子里的她也笑。明明是一个人,一个影,可他真实感受到心灵的相通,却又被这份陌生而熟悉的相通所惊吓。

       潜意识里,他在想,莫非......

 

(网易博友44)莫非是自己的幻觉,可是,镜中的人是摸不到的,他试图与她交谈,他“啊!”了一声,对方大大的眼睛望着他,默默含情,嘴巴无意识的动了几下,他听不见任何声音,可是,心中涌起的热流告诉他的脑子:“你听不到我说话的!我生活在另外的时空里。”
       浴室里的水哗哗的响着,大理石的洗手台反射着白瓷娃娃般的光辉,镜中的这个她脸色红润,春花带雨,他想“天啊,你纵然想这样考验我,也没有这样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他望着对面的这个看到摸不到的人……

 

(qyccs)他望着对面的这个看到摸不到的人良久。柳叶眉,丹凤眼,小翘嘴。
       妲己再现? …………

 

(文戈)怎么会?!

他埋下头,拧开水龙头,接了一捧水,泼到脸上,冻了一夜的水激得全身一哆嗦。

再抬头看镜子里,只剩下一个蓬头垢面的人,眼皮浮肿,满眼血丝,陌生地盯着自己。他低低地骂了一声,知道是昨晚的酒,还有些别的东西在作怪。

眼不花了,头的晕和痛明白无误地清晰起来。能怪谁呢?他苦笑着又抹了一把脸。这时他才发现昨天晚上没脱衣服就上了床,浑身上下酒气依然。

他皱了皱眉。怎么回家的,完全不记得了,但是,为什么喝酒,不用记,脑子里面烙印一样。他双手紧压太阳穴,重重地呼出一口气。

迅速洗了个澡,三下五除二整理好自己,拎上包,拉开门,……

 

(金谨言)疾步朝楼下走。
    当然,他还不算是多么的仓皇。毕竟,在众邻居眼里,他是一个很严肃的人。
    怎么能做出有违个性的行为呢?希望众邻居没人见到他醉酒的样子。
    在生活上,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,习惯任何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中,像醉酒这等事,加上昨夜,这么多年也就让别人见过两次。他总认为,醉酒后的行为是很难被自己控制住,除非必要,他很少去碰酒,同事朋友们也知道他的个性,很多工作上的应酬和聚会都自动帮他挡下了。
    别看平时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,其实他的人缘极好。
    隆冬的清晨虽然很冷,但是它却并不孤独。
    一路上,很多人在晨练。如果不是赶时间,他也想加入他们。面向阳光做深呼吸状,他微笑,其实这个城市还是很温暖的。
    打好卡,换上工作服,开始忙碌的一天。暗自庆幸,还好今天没有手术要做。不过,今天好象是新聘请的助手报到的日子。
    “早上好!”  清脆的声音自办公室门口传进耳里,目光被迫拉离手中病历,知道是迟到很久的新助手终于来报道,他不悦的抬头......  

 

(qyccs)只见眼前站着一位姑娘,约莫二十来岁,高挑个,一米六以上,双手搭在一起,垂放在身体前面。不算是天仙下凡,出水芙蓉,倒也玲珑丽动人,干净利落。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,其实,这小姐在门卫那儿已打听过,卖了个官子,怕弄出尴尬。
    “文主任!”,回答得很干脆。
    “嘭”,就一声,主任感觉脸上灼灼的,好象是被湖南的辣子辣了一下,也象是四川的麻辣。
    “吻主任就吻主任!”还没等主任回神,就听见细细的声音,仿佛只有左耳朵听见右耳朵还没听见。
     噢,感情是这助手以为主任要行贿!

 

(qyccs)主任这才仔细打量眼前的新女子,那女子就看着主任傻笑,微微的。嘿,好面熟啊,哪儿见过,哪儿见过呢?噢,记起来了,在徒儿博客里见过,就象那蒙娜丽莎的微笑的那个,比蒙娜丽莎要瘦一点,中国人嫌那蒙娜丽莎胖了点,这个正好。

      主任上下打量了一下,没多看,就一下。“你不怕别人看见?”,“那门外走道上刚好有个摄像头正对这里。”那摄像头是那保安科长与主任赌酒输了的第二天,恶作剧特意正对着主任安装的,为此,主任很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  “没关系,它照不到。”主任没理。“我那速度是超光速的,相当光速的几十万倍,只有超新星爆发才有那速度,它根本就扑捉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保密性很好的,吻主任放心!”

 

(qyccs)“打过字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做过半年的秘书。”

        其实,主任也知道这话是白问。现在谁不会打字啊?输入法又多又灵活,紫光输入法、QQ输入法比以前的五笔好多了,那五笔打字就象是老婆,花了好长时间才记住,忘起来快得很,当时学电脑时让主任花了好多心血。紫光输入就象知己,你输一次,它就记住了,比喻,你输“工资3000元”,下次记流水帐时,只要你输“工资”,立马后面就出“3000元”。那QQ输入法就象情人,更有人情味了,你输“工资”,它就显示“工资,3000元,上交!”

      “你先把这几份病历打出来,电脑就在那边,那就是你的办公桌,按病人病历文件夹里样本做,一看你就会。”

       新助手接过病历向那电脑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   过了一会儿,主任起身走出办公室,延走道走了一下,上了一下洗手间,这是主任的习惯,实际上是看看其它办公室情况,这叫“知彼知己,白战不殆”。

       回到办公室,主任泡了一杯茶,今天的确没什么事,起码现在是这样。打开电脑,浏览了一下新闻。

       主任有个爱好,做博客,有时写点文章什么的,进到博客看一下。哦,都是些日常往来问候,上班时候主任一般不作回复,于是到徒儿的博客去一下,主任很关心徒儿的,也没新诗出来,就几句与天府帅哥的对话。

      蓦然,正准备关掉博客时,发现有点不对劲,怎么徒儿把做的链接起了一个“被窝”的名字,于是就在留言栏写下:“徒儿啊,你怎么每天把师父蒙在被窝里看呐?象话吗?”(雪儿别生气,过节,玩笑哈,啊!)心想,这娃儿呀,对师父好也不是这样好法呀,还不如提两瓶五良液来看……,唉,算了,五良液她那儿还没有我这儿便宜呢,我这儿是产地。师父就这好,宁可不喝酒也不要徒儿多花一分钱。

       说起五粮液,主任又记起一件事……(待续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