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音乐瞬间(2008年4月9日)  

2008-04-09 11:07:40|  分类: 森森心情氧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马友友的大提琴从音箱木质的缝隙曲曲折折地浸出来,散发着松香的芬芳,一些醇厚的记忆在空荡荡的房间慢慢滋长。

音乐,若即若离……

室外游泳池在校园后山脚下,晚上8:00以后就大门紧闭。

但是,在暴热的重庆夏夜,对于精力过剩的小伙子来说,清凉的池水是怎么样也抵挡不住的诱惑。

晚上11:00,4、5个人,翻过铁门,扒光衣服,一跃而入,顿时,满池星辉被炸得粉碎。

“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……”一声嗥叫从昏暗的池中喷薄而出,随即引来狼群的合唱,酣畅淋漓,声嘶力竭。

那是无所顾忌的成长宣言,是青春的渴望。

齐秦披散长发,穿过繁星,驭风而行。

他是我的大学同学,姓田。

他是地地道道的重庆崽儿,戴着黑框眼镜,不彪悍,可以说文弱,只有在喝酒时,你才能察觉到他骨子里的血性和不羁。

他大一弹电子琴,娴熟,技术平平;大二和几个哥们儿组建了田园乐队,改打架子鼓,节奏很好,全身用力,痴迷投入;大三开始在学校舞厅演奏,有模有样;大四从家里鼓捣来一个六成新的萨克斯,靠在宿舍阳台上,吹得楼下经过的女生放慢脚步,眼波流传,心旌动摇。

他毕业分配到大足,消息日少。知道他回来参加校庆,始终不见。校庆晚会结束时他找到我,眼眶上贴了一大块纱布,“这几天招呼不打,干什么呢?眼睛怎么回事儿?”“昨天整醉了,和几个小崽儿搞了一架。”“和小崽儿计较啥子嘛。少整点酒,自己小心。”“没事。我来跟你告个别,走了,再见!”

“再见!”……从此再也没见,那是我们最后一面。

很简单,再生障碍性贫血,血癌,没得救。

再见时,永远25岁的他在坟里头,我在坟外头。

点燃三支香,他创作的那首蹩脚情歌又缭绕而出,“那一天,我们在花园邂逅……”

泪,夺眶而出。

那年在北京,拼命工作,频繁加班,把自己充满到无法思考。

凌晨1点过,满身疲惫,打了个出租,自西向东穿过长安街。靠着椅背,空洞的眼睛望向空洞的大街。车很少,道路显得比白天宽敞许多,昏黄斑驳的灯光在车窗上变幻不定。十里长安街笔直向前,似乎没有终点。

司机大概觉得广播太乏味,随手关掉了。

沉寂了一会儿,我说:“还是放点音乐吧。”

一个苍凉嘶哑的声线从夜最深处,出其不意地出现了。那是刀郎,赤着膊,睨着眼,骑着马,摇摇晃晃走在车的前面,他嘴角带笑,毫无道理地唱着一些肆意的忧伤。

长安街。

车疾驶。

静悄悄……

没去过蒙古,偏偏爱蒙古长调。

华从包头到北京出差,朋友们晚上聚在正义路南口的湘菜馆为他接风。华曾经在北京工作一年,和我同样一个岗位,那时我一个人在北京也快满一年了。

二锅头不用劝,自己兴奋地往肚里钻。

华是性情中人,外冷内热,“今天大家聚到一块儿不容易,给大家唱首《雕花的马鞍》吧!不过,按照我们蒙古的规矩,歌唱完,每人一杯酒!”

“唱吧,唱吧,没问题!”

“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

有一只神奇的摇篮

那是一副雕花的马鞍……”

没有马头琴,但悠扬的长音依然颤得人热血沸腾,天旋地转。

“好!”十几只酒杯砸得桌子咣当乱响。

“再来一个!” 

“那我就来一首妹妹送情哥哥走西口的歌吧!”

“一出那大门就扬了一把沙,双手手擦泪就上不了个马。马蹄蹄那个刨来铜铃铃那响,你把亲亲的心呀么心揪上。

走三步来退二步,牵魂线把你的腿拴住。你看看我来我看看你,难说难道咱们俩个难分离。

一出大门往东,泪蛋蛋滴在马鞍桥,一出大门往东,两嘴唇唇软得我打不起个调。

长脖颈骆驼细绳绳拴,哥哥走了我好孤单,再不要你想来再不要你哭,谁家的亲亲能长守着。

再不要你想来再不要你哭,谁家的亲亲能长守着…..”

华的歌还没有唱完,我就笑着走到门外。

北京寒冬的夜空下,我仰天而立,任长调纯净的音符露珠般划过我的脸庞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